当前位置:首页>

我以及我的民族
发布时间:2016-08-10来源:四川禁毒网作者:罗里博编辑:四川禁毒网

今天我仍旧以我的民族为荣,尽管这个民族已被历史和流言伤得体无完肤。

--------题记

        面对苍莽的山河,我的父亲手握一株荞麦,把六月的荞香洒向了离天最近的地方。荞麦发芽了,和大山上融化的冰雪一道发芽了,和一个民族繁衍的希望一起萌发了。我的父辈,土地最忠诚的儿子,他们用红色的火焰、热情开垦着心中那片黑色的土地。家园建起来了,牛羊圈起来了,七月的火把燃起来了,一个民族传承千年的信仰构建起来了。

        写在这个民族泛黄的经文里的不是神,而是祖先及养育过祖先的土地,敬畏祖先是彝民族的亮点。尽管今天大部分彝民仍旧还很穷困,但孝顺与否一直与财富无关。彝族还是个恪守承诺的民族,他们秉承为自己言谈负责,为自己行动负责的原则来传承本民族千年的优良传统。

        今天,我仍旧以是这个民族的一份子而骄傲,但与此同时我深感悲哀。我的悲哀在于某些族人在与现代文明的对话中道德、人格的全面沦丧。我的悲哀在于这部分沦丧者强加在一个民族头上的种种与这个民族不相称的评价。

       建国后铁路修进来了,有那么一些人去了外地,由于没有文化,没有其它生存能力只能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而这些人中大部分为由于无知染上毒品的人群。这部分人有的客死异乡,有的“风光”返乡。返乡者又怂恿其他青年外出“闯荡”,如此反复,但把偷盗和整个民族画上等号合适吗?凉山200余万彝族,偷者盗者几成?  

       今天,我是痛苦的。这种痛苦深深地扎根于脚下这片土地的贫瘠与眼前这片山峦的阻隔。 

       我的痛苦在于很多适龄儿童仍旧没有走进课堂,他们过早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今天,我的痛苦在于民族整体的文化素养仍旧比较低,以致大部分族人只能守着贫瘠的土地潦倒一生。当然我能保证他们是勤劳的,但他们的勤劳仍旧止步于现代文明的窗下,只和土地有关,只和土地上为数不多的牲畜有关。

       今天,我的痛苦在于有那么一些族人把脑袋别在腰上贩毒,由于所处的环境和自身的能力不足以致富,尽管他们知道代价,他们也愿意以身试法。今天,我的痛苦在于还是有那么多族人在吸食毒品,今天害了自己却也玷污了民族。今天,我的痛苦在于州内的有些县成了艾滋的高发区,那么多年轻的生命,过早的戴上了死亡的枷锁(大部分毒品注射器共用的结果)。所以,毒品和艾滋是当前我们民族必须征服的两大难点。如果不加以重视,民族的命运可能毁于此!

   

       唯有自省才能谈到进步,唯有改变才能扭转局面

       改变这一现状我认为需要政府和彝族人民共同努力。政府方面应当大力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保证农民收入,普及基本医疗卫生常识,改善交通完善道路建设,加大地区教育建设,我们自身也应树立发展意识、民族意识,为建设民族的美好未来而共同努力。 

       我仍旧坚定地说我爱这个民族,尽管这个民族仍旧还残留着这样或者那样的陋习。

       我仍旧以我的民族为荣,尽管她被历史和流言伤得太深。

       我只希望有一天这个民族的小孩都能坐在窗明几净的校园里拥有属于他们的童年

       而不是脸上涂满泥浆,和山中的鸟雀,地里的猪草,瓦檐下的泥巴为伍。

       我只希望有一天毒品不再肆虐,艾滋不再触目惊心

       所有年轻的生命都能像花的开落  ,遵守自然法则。

       我希望    会有那么一天

       我们

       不需怜悯

       不屑奚落

       只要我们应得的尊重

       我们

       不许哭

       不许闹

       只许好好地活

       活出一个民族的精彩

       活出一个族群的春天

       我等这一天太久了

  

       一个世界    一个梦想    一种活法

 

 

                                                   罗里博

 

分享到:
我要评论
508条评论
用户名:匿名网友
发表评论
限制字数255
最新评论
暂无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