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毒品的历史与发展
发布时间:2017-08-16来源:四川禁毒网作者:编辑:四川禁毒网

      毒品通常是指使人形成瘾癖的药物,这里的药物一词是个广义的概念,主要指吸毒者滥用的鸦片、海洛因、冰毒等,还包括具有依赖性的天然植物、烟、酒和溶剂等,与医疗用药物是不同的概念。

      而早在新石器时代,人们就在小亚细亚及地中海东部山区发现了野生罂粟。大约在公元前1500年传入埃及,在公元初传入印度,后经历了几个世纪的岁月,在7世纪左右传入中国。在最初罂粟只用于医学方面,其具有一定的麻醉作用,可以帮助人们减轻病痛的折磨,但也有让人上瘾的,长期使用也有害健康,故人们只是少量种植。人们不仅种植、吸食鸦片,而且从仙人掌、天仙子、柳木、大麻、蘑菇中提取汁液,不过它们不是作为毒品,而是作为麻醉剂或宗教祭祀用品被奉为“快乐植物”。

 

    住在两河流域、距今5000多年的苏美尔人就曾用楔形文字的表意符号记载过罂粟,后来考古学家将其翻译为“快乐植物”。而鸦片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5世纪,地点在埃及的底比斯,在古希腊的文明和宗教中,鸦片也扮演过极其重要的角色,它被赋予神奇的魔力,拥有“神药”的美称。在荷马史诗当中,罂粟被称为“忘忧草”;罗马人则把罂粟作为睡眠和死亡的象征,维吉尔在《埃涅阿德纪》中称鸦片为催眠药。

      1560年,方济各会(由意大利传教士方济各创建,与多明我会一起主持宗教裁判所事务)的一名修士贝尔朗迪诺•德•萨哈通,以传教士的身份游历新大陆归来,写下巨著《新西班牙通史》一书。在此书的第九卷,贝尔朗迪诺详细叙述了住在墨西哥的印第安人的生活风俗习惯。文中提到印第安人在作战前总要服用一些神秘的药草和药水,这样他们就能进入一种狂热的战斗状态,并且会使自己变得更加坚强,对饥渴和伤痛也更具有忍耐力。这种神秘的药草就是仙人掌。从仙人掌中提取的汁液能够改变人脑的神经机能,使人产生视听上的幻觉,甚或达到癫狂的状态。

      15-16世纪,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率先来到美洲。这些殖民强盗不仅掠夺印第安人的金银财宝,屠戮成千上万的无辜平民,还利用残酷的宗教裁判刑法,禁止印第安人食用仙人掌,违者一律被处以极刑。但是,400多年以来,具有强大生命力的仙人掌不仅没有在残忍的杀戮下灭绝,反而随着印第安人迁移的足迹传遍了整个北美。

      除仙人掌之外,鸦片、大麻、古柯树、曼陀罗、柳木、天仙子等都具有类似的神奇功效。古书上曾记载过欧亚大陆和美洲的萨满如何利用魔幻蘑菇为人招魂;古埃及人和古西徐亚人(公元前7世纪居住在黑海北岸的部落)如何用大麻作镇静剂来消除恐惧、痛苦和不愉快的记忆;印加人如何利用古柯树来治疗头痛和中风;非洲的巫师们又是如何用曼陀罗、天仙子(莨菪)和一种名叫伊博哈的植物来占卜人的命运。连同现在的烟草和葡萄酒也都有它们各自神秘的宗教来历。在俄语中,BNHO一词象征着基督耶稣的血,而在教堂领取的圣餐中必然包括面包和酒(BNHO),这意味着对耶稣的感怀。

      现代的医学技术证明,像仙人掌、古柯树、大麻、天仙子这类植物的内部都含有或多或少的毒素。这些毒素一旦进入人的体内,就会使人产生视听上的幻觉,它甚至能让一个身处沙漠中心的旅行者听见清泉流动,看见绿树掩映、鲜花盛开。俄国著名心理学家斯坦尼斯拉夫?,而是在为他们自己的灵魂寻找归宿,就像忏悔、祈祷、斋戒、沉思、静默、打坐、隐居、禁欲一样;他们遥望睡在黑夜羽翼上的星辰,凝视朝起夕落的太阳,他们想寻找一种新的热情,托着他们上升;他们想寻找灵魂的超越,这些神奇的植物拨动了他们的心弦,让他们颤栗在绚丽的欢乐之前。古人因受了魔力的支配,他们便能从容地面对死亡,让生命的轻颤融入静谧的夜晚和寂静的天空。这样,在月下的天庭,他们会感到万千流星就像空中的灯盏,在他们的脚边欢笑,伴他们离开人间。在临死前,这些虔诚的人们依然会唱起天堂的颂歌,他们感到死亡像一片海,在温暖的大地弥漫,渐渐把他们揽入黑夜的怀抱。就像晚风很快就会把夜雾聚敛,岁月也会像残秋树木上的枯叶迅速飘飞,没有人能挽留住春日的花朵和露珠,以及那妩媚一笑的光彩。

      人们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认识到人体对麻醉品会产生依赖性。推动麻醉剂狂、麻醉剂瘾泛滥的原因之一是1853年沙尔勒.加布里埃勒.普拉瓦则发明了注射器。1898年亨利希.德列津尔又合成了海洛因,其纯度比鸦片高百倍。当时科学家为科学而创造的财富而为后世遗患无穷。

      需求必然产生供应。如果20世纪20年代黑手党的首领还认为毒品交易是可耻的,但他们的继承者敏锐的嗅觉闻出了大量金钱的“铜臭味”,在巨额利润的引诱下开始“认真”起来,一本正经地从事起毒品买卖。第一个毒品交易公司应算是以地毯贸易为掩护往欧洲提供海洛因、可卡因的亚美尼亚人扎卡里扬的企业,而后是世界大战前希腊人埃利奥普陆斯在美国和远东设置的交易公司。后来就出现了“毒品黑手党”、“毒品垄断商”、“金三角”(缅甸、老挝、泰国)等等词汇,缅甸、老挝、泰国很长时间一直是世界毒品生产量最大的国家。然而,阿富汗是后来者居上,取代上述3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毒品生产基地。

      我国毒品滥用历史回顾

      历史上中国是一个深受毒品其害的国家,曾因为吸毒的人太多,而被称为东亚病夫;因为毒品泛滥,导致大量黄金白银外流,国力由盛转弱;因为毒品爆发了两次战争,使中国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前车之鉴,镂骨铭心。这也是我们国家为什么对毒品问题如此重视,对吸毒行为采取严厉打击的原因之一。《关于禁毒的决定》把吸毒行为规定为一种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给予治安处罚、劳动教养,并对成瘾的吸毒行为规定要予以强制戒毒。

      中国不是鸦片的原产地,唐朝时阿拉伯商人把鸦片作为贵重礼品传入我国;宋朝人们仅用用于治病和观赏;元朝时蒙古军队远征印度将鸦片作为战利品带回国内;明朝时开始在一些皇宫贵族中流行吸食鸦片作为消遣,万历皇帝就是一个鸦片皇帝。到清朝时,特别是乾隆中期以后,国人吸食鸦片逐年增多。据史书记载:“嘉庆初食着甚少,不二十年,蔓延天下,自士大夫以至贩夫走卒,群趋之,靡然而不返”。当时鸦片主要由国外进口,鸦片战争以后,国内才大面积种植。十七、十八世纪时,葡萄牙人和荷兰人把鸦片从土耳其运到中国,数量不多。一七五七年英国占领印度鸦片产地孟加拉以后,输入中国的鸦片逐渐增加……一八三八年至一八三九年,由印度孟加拉输往中国的鸦片就达一万四千六百四十二箱。到了道光年间,吸食鸦片已泛滥成灾,遍布社会各个阶层,每年大量白银外流,造成国库空虚,民不聊生。

      1838年12月,道光皇帝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前往广东查禁鸦片。林则徐会同两广总督邓廷桢、水师提督关天培等缉拿烟贩,整顿海防,命令外国商人交出鸦片,将英、美商人的两万多箱(约120万公斤)鸦片在虎门付之一炬。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虎门销烟

      1840年—1842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签订《南京条约》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条约规定,中国向英国赔款2100万银元;开放上海、广州、厦门、宁波五处为通商口岸;割让香港。鸦片战争的失败,标志着中国封建社会从此进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的阶段。中华民族从此衰微,饱受列强的凌辱与压迫。

      1856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签定了《天津条约》和《北京条约》

      我国目前的毒品形势

      新中国成立后在短短2-3年的时间里彻底铲除了吸毒的恶习,成为人类禁毒史上的一次伟大创举!

      但好景不长,至80年末开始,毒品又再次死灰复燃。国际贩毒集团利用中国这个“黄金通道”向其他国家贩运毒品,不久在云南、贵州、新疆等边境省份出现吸毒人群,然后向大城市和沿海城市蔓延,很快又扩散到全国,毒品蔓延速度之快令人吃惊。短短几年,我国从无毒国又逐步变成毒品的消费大国。据公安部公布的数据:2002年我国登记在册的吸毒人数已超过百万,实际吸毒人数远远超过这一数字。全国2148个市、县都不同程度的毒品滥用问题。党和政府对这一问题十分重视,1990年,中国政府成立国家禁毒委员会,统一领导全国的禁毒工作,负责禁毒国际合作,办事机构设在公安部。1998年,国务院批准公安部成立禁毒局,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大多数县(市、区)政府都建立了相应的禁毒领导机构,各地成立了上百家戒毒机构。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毒品蔓延势头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但兴奋济滥用又呈现快速上升势头,形成了新的毒潮,达到令人担忧的的程度。

分享到:
我要评论
508条评论
用户名:匿名网友
发表评论
限制字数255
最新评论
暂无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