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她出身名门,精通三国语言,却吸毒出轨败家,孤独终老
发布时间:2017-08-04来源:北青网作者:编辑:四川禁毒网

       她被称为振动二十世纪中国文艺界的普罗米修斯。胡适赞她是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

       她是民国时期自由恋爱勇敢离婚的第一人,徐志摩最著名的妻子,被誉为民国四大美女之一的陆小曼。

       陆小曼1903年出生于上海的一个名门望族,她的父亲陆定早年留学日本,母亲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陆小曼家学渊源、家境优越,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备受父母宠爱。

       父母极其注重对她的培养,在那个多数女性还在裹小脚的年代,她便能诗善画,写得一手蝇头小楷,还在绘画上颇有天赋。十六七岁的陆小曼因为精通英语法语,受到当时著名外交家顾维钧的赏识,经常作为翻译招待外宾,在校园里更是前呼后拥,外国人称她是“东方美人”,同学叫她“校园皇后”。

       陆小曼漂亮、热情、又极有个性。有一次,在招待外宾的节日宴会上,有的外国人为了取乐,将中国儿童的气球烧爆,看着中国儿童受惊的大哭然后捧腹大笑。在场的中国人都敢怒不敢言。小曼看了非常气愤,以同样的方法把外国儿童的气球也烧爆,在场的外国人和中国人都目瞪口呆。

       别人做不到的事,她能做到,别人不敢做的事她却敢做。一方面是因为她机灵、勇敢,另一个面也与家庭的骄纵分不开。这样一个明艳精彩的女性很难不成为社交场合的焦点。

       那时的北京六国饭店常常举行交际舞会,小曼是跳舞能手,假定这天舞池中没有她的倩影,几乎阖座为之不快。不但中外男宾为之倾倒,就是中外女宾看了她也目眩神迷,忍不住与她搭讪,陆小曼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这样的一个女儿,父母自然是极其重视的,婚姻大事更是重中之重。经过千挑万选,陆小曼的父母选中了当时沪上有名的美男子,当时的陆军上校王庚。王庚家里是没落贵族,曾留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西点军校,与后来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是同班同学,前途无量。而王庚本人更是相貌堂堂,看照片很像姚晨的前夫凌潇肃。这样的一个男人,无论是配什么样的美人都是不屈的,王庚优渥的家底更是能带给陆小曼高品质的生活。

       遵从父母之命,19岁的陆小曼嫁给了王庚,然而这段婚姻是没有爱情的。王庚在军校生活多年,做事雷厉风行,可惜不解风花雪月,两人的婚姻很快貌合神离。在这个时候,陆小曼遇上了跟他性情相投的风流才子徐志摩。俩人婚内出轨,越过道德的边境,走进爱的禁区。

       即使放到现在,这也是一段禁忌之恋。在当时的封建礼教之下更是一段丑闻。陆徐两家极力阻止。但是陆小曼勇敢的辩驳:“真爱不是罪恶,在必需时未尝不可以付出生命的代价来争取,与烈士殉国、教徒殉道,同是一理。”

       陆小曼是一个情感的觉醒者,比起一般女人的逆来顺受,她大胆的个性和对封建思想的冲击是一个时代的先驱。

       1926年,陆小曼冲破层层阻碍嫁给了徐志摩。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爱情胜过了人世的一切。

       陆小曼的婚后生活过的奢侈糜烂,她置身于素有“东方巴黎”之称的上海法租界,变得越发娇慵、懒惰、贪玩,浑没了当初恋爱时的激情。她每天过午才起床,在洗澡间里摸弄一个小时,然后吃饭。下午作画、写信、会客。晚上大半是跳舞、打牌、听戏。排场大了,费用自然增多。每个月要花费五百到六百大洋(相当于今四万到五万元人民币)。在那个普遍贫困的年代,陆小曼如此挥金如土,苦煞了诗人徐志摩。

       名媛犹如名花,是要人供养的,像陆小曼这样的女人,就是要破费钱财的。徐志摩为了支付陆小曼奢侈的生活一个人在好几个学校兼职上课,平时写诗作文补贴家用,然而即使这样也不够娇妻挥霍。

       他俩都特别适合飘在恋爱的云端,如果仅仅盘桓一番,双方都属三生有幸。一旦踏进难免烟熏火燎的婚姻,当初的山盟海誓就逐渐消散了。

       这个时候,一个纨绔子弟出现了,据陈定山《春申旧闻》载:“陆小曼体弱,连唱两天戏便旧病复发,得了昏厥症。翁瑞午有一手推拿绝技,是丁凤山的嫡传,他为陆小曼推拿,真是手到病除。于是,翁和陆之间常有罗襦半解、妙手抚摩的机会。”陆小曼不但得到了一个陪她花天酒地的新玩伴,还因翁瑞午染上了鸦片。两人常常一起在客厅里的烟榻上隔灯并枕,吞云吐雾地吸毒。

       1931年11月,徐志摩因空难去世,身边唯一的遗物是陆小曼所绘的一幅山水画长卷,徐志摩本是要拿去北京找人加题,讨娇妻欢心的。可谁知一别竟是永远。

       接到噩耗的陆小曼一下昏厥了。醒过来后,她号啕大哭,直到眼泪哭干,蓬头散发的一代名媛仿佛瞬间老了几岁。

徐志摩死后,他的朋友大多数都把责任归结于陆小曼的骄纵和奢侈,而与她远离。陆小曼难掩心中的悲痛,远离了风月场所,深居简出,不施粉黛,仿佛从云端跌到十八层地狱。

       经历了心中莫大的痛苦,她对徐志摩的感情反而清晰起来。她开始把精力倾注于作画中,另外就是梳理编纂徐志摩的遗作。尽管有许多追求者,她都不愿意,“因为始终深爱志摩。”

       1941年,徐志摩逝世后的第十年,陆小曼终于在上海大新公司举办了个人画展,展出作品达一百多件,格调脱俗,技艺精湛,轰动一时。她曾在《哭摩》里对徐志摩的亡灵痛下决心:“我一定做一个你一向希望我所能成的一种人,我决心做人,我决心做一点认真的事业!”她真的做到了。后来,她的作品还入选了全国美展。53岁,在陈毅的关照下,陆小曼得到了上海文史馆馆员的闲职。

       徐志摩走后,她与翁瑞午同居多年,直至翁瑞午去世,而这期间其实翁瑞午还有一个妻子,陆小曼因此饱受外界的指责和诋毁。可是她依然我行我素,果敢的活着。

       1965年暮春,饱受病痛折磨的陆小曼已经益发消瘦了,预感自己命不久矣,陆小曼对身边的人说“我不会好了,人家说63是一个关口……最近我常常梦见志摩,我们快……快重逢了!”

       不久后,63岁的陆小曼在上海去世。陆小曼一生没有子女,老年缺少朋友,在她的灵堂上只有孤零零的一副挽联。而陆小曼想与徐志摩合葬的遗愿最终也没有人帮她实现。

       一代名媛,绝世美人,曾经活在纸醉金迷之中,活在狂蜂浪蝶的追逐之中的陆小曼最终带着她的遗憾孤零零的离开了人世,只留下一段民国时期的风流往事,作为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她仿佛用一生在讲故事“我吸毒、出轨、败家,但我知道我是民国大美女,诋毁、争议都不重要,只要做我自己”。

分享到:
我要评论
508条评论
用户名:匿名网友
发表评论
限制字数255
最新评论
暂无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