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小说》溜麻古的女人(上)
发布时间:2016-07-05来源:《小说阅读网》作者:编辑:四川禁毒网

第一章

  程程吸出可乐瓶里的残存的最后一口麻古,眯起了那双漂亮又灵透的眼睛,深深的憋了一会儿气,才从口中吐出,睁开眼,看着无骨的白烟向天花板飘去,水晶吊灯下的一切,让人糜烂,她媚眼如丝的看了一下旁边赤身裸体的雷军,帅,一米八的个子,黝黑的皮肤,虽然三十多岁了,但身上没有一丝的赘肉。

  雷军伸出右手捏了一下程程的RU头,说:"看你吸麻古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太迷人了,小东西,我太爱你了。"边说边用牙齿轻叩她粉色的RU头,逗得程程忍不住笑了,像只要下蛋的母鸡一样的咯咯的笑了,熟练的把吸管放到雷军的嘴里,左手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右手拿起一张锡纸板条,看着粉色小药片在锡纸上被烤得发焦的来回滑动,如同鬼魅般的白烟被眼前的男人吞食。

  背投电视上正播着不知道是哪里的新闻,说一个小孩子得了急粒性白血病,家里穷没钱治,请大家帮忙,程程看着电视上哭泣的孩子的母亲,感觉心里一阵阵的发酸,说,给他们点钱吧,反正你钱很多,就当积德了。雷军说,随便你,程程记下了捐款电话,然后又狠狠的吸了几口麻古,大脑似乎被掏空了,只有很兴奋的感觉,一扫刚才心中的酸楚,浑身燥热,话也变得多了起来,

  她问,你爱我吗?

  爱!

  那你有多爱我?

  很爱很爱你,你是我的!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给你,如果有一天你离开我,我一定不放过你,我得不到的女人,别人也不可以,我会找人追杀你,我会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程程笑了,满足的笑了,幸福的笑了。

  程程爱这个男人的霸气,打心眼里爱他。

  女人总是把自己的爱全部付出,不计后果的付出。

  雷军把她抱进卧室,亲吻她的额头,眼睛,鼻子,一路下来,连两个白耦般的脚丫都没有放过,从前到后膜拜着程程的每一寸肌肤,程程的手脚开始发软,所有的力气好像都被抽走了,他的话让她觉得愉悦,他的唇让她觉得幸福。

  一个女人最需要的就是男人的爱吧,

  窗外下着雪,大片大片的,冷眼看着屋内的漩旎,轻轻落下,却还是摔个粉身碎骨。

  麻古开始发挥他的威力,一双小手也开始不安份的抚摸他的身体,摆弄起他的宝贝,极力寻找着另一块欲望的源头……

  一夜的折腾让程程睡到很晚,摸着半张床的温度,知道雷军早就出门了,真佩服他的体力,抬起手看看表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洗了把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瓜子脸上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小而翘的坚挺的鼻子,没有经过任何化妆品护理的婴孩似的皮肤,轻抚有些肿涨的双唇,让她忆起了昨夜的销魂,感觉自己有些憔悴,把黑亮的头发扎起马尾,这样看起来精神一些,

  雷军说她是他唯一没有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女朋友,不许她染发,她很听他的话,看着客厅里的零乱,稍有洁僻的程程马上开始整理,也许麻古的劲头还没有过去,脑袋里涨涨的,也没感觉到饿,直到把屋子收拾利索才想起给雷军打个电话,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没有接,算了,出去吃点东西再说吧。

  打车来到市中心,到了常和雷军一起去的粥城点了碗黑米粥,很多男人的眼神都不经意的飘向她,虽然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但还是有些拘谨。

  她知道自己很漂亮,像一块被雕琢得完美无缺的宝玉一样无可挑剔。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风尘的味道,从里到外,纯洁无瑕。

  程程喜欢喝粥,尤其是黑米粥,甜甜的香香的,总让自己有温暖的感觉。

  程程18岁时妈妈因病去世,爸爸和妈妈非常恩爱,从来没有吵过一次架,从来没有红过一次脸,19岁时爸爸承受不了丧妻之痛,也离开了人世。

  她现在应该算是孤儿了。

  直到一个月前遇到了雷军,这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男人,当时程程刚放学,被两个地痞纠缠,是路过的雷军把她救了,离开了学校,尽管她学习很好并且当时已经大二了,被他带到这幢别墅,他是程程唯一的亲人,是她最爱的人,当然也是她的全部。

  雷军总是戏谑地说程程是被他捡回来的,像流浪的阿猫阿狗一样,程程从不反驳,她知道,只是因为他的一句话,才让她的心和她的人彻彻底底的给了他,

  “跟我结婚吧,让我给你幸福。”

  这句话给了程程最大的勇气,也让她无路可退,这句话也成了她真正苦难生活的开始。

  生活就是这样,在你感觉最幸福的时候,痛苦就在你的背后偷窥。女人其实要的并不多,一辈子的爱真的有那么难吗?

  刚吃掉半碗粥,程程的包包里响起了刘若英的歌声“请允许我尘埃落定,用沉默埋葬了过去,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才隐居在这沙漠里……”

  拿起手机扫了一眼来电号码,9000号是雷军,

  家里电话没人接,你在哪呢?

  我饿了,在粥城,你怎么没接我电话?

  在开会,有一个工程中标了,启动资金还差几百万,晚上我要找银行信贷科长吃饭,不用等我了,挂了。

  手机里响起了的嘟嘟声。

  老板!结帐!

  付过了,一个年轻人,刚走,给你留了个纸条。

  程程惊奇的打开纸条,上面写着:离开三郎,不要相信他。程程马上跑出去,只看到一辆红色的马自达刚刚开走,她很疑惑,谁是三郎,除了雷军,自己谁也不认识的。

  那个开红色马自达的男人又是谁?

  很快,她就把这些事情抛到脑后去了,只以为这不过是个恶作剧罢了。走在大街上,看着路上的行人,似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地,都有要忙的事情,可对程程来说,她有一大把的时间,路过一家银行,想起了昨天新闻里求助的事情,打了电话,记下了汇款的帐号,数了数钱包里的钱,四千二百多,在汇款单上写下了三千。

  从银行里出来,感觉空气似乎也好多了。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就去逛街吧,在人群里走,直走到精疲力尽那才叫痛快淋漓。不知道是谁起的名字“暴走族”,现在的新名词是越来越多了,是现代人的要求更高了,还是更想回归原始?

  程程不论是品牌还是地摊,只要是她喜欢的就可以,没有太多挑剔,即使这样,170公分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和天使般的脸蛋就算是一个简单的吊带背心,穿在她身上都是一道惹目美丽的风景。她喜欢白色,无论是内衣还是外套都是白色的,连鞋子也无一例外,全是白色。拎着几个包装袋走出商场,无意中看到一辆红色的马自达停在不远处,喃喃的说:现在的人都喜欢红色的马吗?怎么到处都是?

  走过步行街,看到一个老乞丐,腾出一只手从包包里掏出一张5元的钞票,蹲下轻轻放到装钱的破瓷盆里。老人说,谢谢,好人好命。

  虽然电视里说,乞丐只是他们的职业,他们也很有钱,可是程程从来没想过那些,只觉得他们需要帮助,就算是假的,单为了这份放弃尊严的勇气也值得。

  能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心情很好,一时玩心大起,走到一个算卦的女人前面坐了下来,伸出了右手,那女人先看了看程程的脸才接住她的手,半晌才说话,男怕孤晨,女怕寡宿,你注意孤独一生,无依无靠。姑娘你走吧,我不收你的钱。

  说完就走了,只留下不知所以的程程。

  今天这是怎么了,竟遇上奇怪的人和奇怪的事。

  手机响了,9000号。

  “你干什么呢?”

  “我在商场买了些衣服和包,钱都花光了。”

  “没关系,晚上我再把你钱包装满,咱家有钱,就算把商场买下来都可以。”程程咯咯咯地笑了,像只母鸡。

  记得有个笑话,以前女人最爱听男人说三个字,我爱你,现在也是最爱三个字,随便刷。

  原来,有情饮水饱只是个童话。

  “一会儿回家吧,给我买点圣女果,我要好好补补,这些日子累坏我了。”

  “你也不在家,我不回去,我去泡吧找男人去!”她吃吃的笑着。

  “借你两胆,谁敢动我雷三郎的女人,除非他活腻歪了!”

  “你说什么?雷三郎?三郎?你不是叫雷军吗?”程程惊愕了。

  “银行的人来了,不说了,你先回家,一会我给你打电话,挂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红色马自达,纸条……雷军就是三郎,为什么叫我离开他?那男人和雷军是什么关系?

  程程带着一肚子的问号回到家,在楼下的水果店给雷军买了一箱子的圣女果,把老板娘高兴得笑了半天。

  上楼,开灯,把自己扔在了沙发里,开始搜索自己和雷军在一起的时光,可一无所获。因为雷军对她太好了。

第二章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正在睡觉的程程被电话铃声吵醒,9000号。

  我在富豪洗浴中心218房打麻将呢,一会姜涛去接你,给我买两盒烟。

  在楼下的超市买了两盒浓味555,一辆奥迪A6已经守在门口了。

  司机名叫姜涛,三十岁左右,是个奇怪的男人,从来没有和程程说过一句话。程程有些讨厌他。

  雷军每次打牌都会叫程程去,名义上是去送烟,其实是雷军怕别人使“令子”坏他输钱,让她去监视一下。

  穿过洗浴昏暗又狭长的走廊,走到最里面的包间,推开门,很大的烟味奔了出来,呛得她咳了几下。

  看到他们几个人都光着膀子,好像已经玩了好久的样子,看到程程进来只抬了一下眼皮,就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牌桌上。

  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摞百元大钞,或高或低,雷军看她来了也没说什么,呶了一下嘴,示意她坐过来。

  程程把烟递了过去,又给他倒了一怀茶水,拉过附近的一把椅子就坐在旁边,盯着牌桌,像只听话的猫,不吭一声。

  其实她根本就不会打麻将也看不懂,但他说不懂不要紧,坐在那里就可以。

  她觉得自己就像个“稻草人”一样,吓唬那些心虚的人。

  半夜两点多,散局了,雷军穿好衣服,搂着纤细的腰走过昏黄的走廊,问她,很困吗?

  “是啊,不懂装懂是很累地!”

  呵呵呵,他大笑,“累点也值,今天赢了二万多,等回家我好好伺侯伺侯你,溜会麻古就不累了。”

  两人钻进车里,车内的空气很凉,程程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宝贝,如果你嫌无聊的话就去考个驾照吧,C票就行,我给你买辆车,开着玩呗~”

  “不用,我喜欢走路,走在路上我心里踏实,何况我连过马路都很紧张,更别说开车了。”

  程程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很暖和,很舒服,很安心……

  “醒醒,到家了。”

  程程下了车,挽着雷军的胳膊往家走,睡眼惺松,一脸幸福。

  “啪!”一袋麻古被扔在茶几上,“今天让你尝尝新东西!”麻古袋里有一块像冰糖一样的晶状体。

  这是什么?她问。

  “冰!”

  程程最终没有拗过雷军,还是去了驾校学习。

  内心的对马路的恐惧,让一向聪明的她像个傻瓜。每次都分不清离合和油门,更不要说弄清哪个挡的变换了。教练也从一开始的热情殷勤变得越来越没了耐心,到后来干脆轮到她练车的时候都让老学员教她。其中有一个人让程程印象很深。

  那个人叫欧阳,大约三十多岁,长得斯斯斯文文的不是很帅,但是让人看着舒服,身上了总有一股淡淡的汰渍洗衣粉的香味。他从不和程程聊没用的话题,更不多说一句话,只是教她开车。日子慢慢的过去了,程程送走了所有的学员,那些比她先去的或是后去的学员。

  最终拿到了驾照。

  程程每天需要做的就是打扫屋子,擦拭着一件一件的家具,雷军怕她累着,说过要请个保姆的,可她拒绝,反正自己也没有工作,亲手让家变得整洁让她觉得幸福。

  雷军怕她无聊想买条只宠物陪她,她也拒绝,生命是种责任,怕自己没有能力照顾好另一条生命。

  雷军说装台电脑吧,学学打字,等你学会了就给我当秘书。她没理由拒绝。

  送机器来的人说,聊天是锻炼打字速度最好的方法了,所以她进了几个聊天室,聊天室里的情情爱爱,让她总是不屑一顾,没有任何女人会比她幸福,没有任何男人会比雷军对她温柔。放弃聊天的练习方法,她喜欢进BBS,看里面的人嬉笑怒骂,看情感的真实流露,看网上的故事,她注意到了一个叫咖啡加盐的人写的所有文章,

  如果失去是苦,你还怕不怕付出;如果坠落是苦,你还要不要幸福;如果迷乱是苦,该开始还是结束;如果追求是苦,这是坚强还是执迷不悟。

  里面总有些淡淡的哀愁,又说不上来到底在惆怅些什么,像一缕缕蓝色的烟雾总在心口处骚动。

  程程不知道该怎样安抚,只是每次都在文章的评论上写,咖啡要加糖。

  雷军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打电话总也不接,再不然就是小秘书。她才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的亲戚和朋友,自己只知道他的手机号,其他的一无所知。一个人在二百多平米的大房子里总会感觉有些孤独,和雷军在一起已经四个多月了,程程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了些异常,心脏总是跳得很厉害,头也是晕晕的,可能是溜麻古和溜冰的副作用吧。

  打开手机,有几条短信息蹦了出来。

  “离开雷三郎,不要相信他的话!”

  “相信我,雷军不是好人,我只是不想有人再受到伤害!”

  号码被隐藏了没有显示,也回拨不出去。程程一头雾水,却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号码不详。

  “你是谁?”她怕他会挂机,就抢先问。

  “我是姜涛,在粥城也是我给你留的纸条。”

  “为什么要我离开雷军?你要干什么?”

  “你不用急,我慢慢告诉你,雷军以前只是个小混子,坑蒙拐骗偷全占齐了,又因为打仗不要命,别人就叫他拼命三郎,后来开了家工程公司,又收买了一些政府官员,工程越做越大,钱也越赚越多,才逐渐把自己洗白了,也成了S市的社会老大。我妹妹是一所小学的老师,和你一样单纯,由于我在外地打工,联系不是很密切,直到有一天我接到医院的电话,才知道,她疯了,为了查出事情的真像,我辞了工作,开始寻找妹妹发病时说的雷军,并给他当了司机,我已经找到许多他的罪症,我要让他受到惩罚,看到你,就像看到了我的亲妹妹,我不想你和她一样被这个人渣糟蹋。如果你怀疑我,你现在到西雅图西餐厅,和雷在一起的是他第二个老婆和儿子,你自己保重。”挂断了。

  程程懵了,慌忙的找到自己的外套,边跑下楼边消化着姜涛的话,心脏跳得太厉害了,像是要穿透胸膛扑出来一样。

  跑出小区拦了一辆车奔向西餐厅。

  雷军说过的,他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他爱的是我,他要娶我的,还要我给他生个儿子,他是爱我的,不会骗我,不会……

  程程在餐厅对面的人行道上徘徊了好久,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忽然像见到鬼似的,瞪着那双大眼睛,眨也不眨。

  这时雷军搂着一个女人出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大约7、8岁的男孩子,那女人很漂亮,举止高雅从容,充满成熟女人的丰盈韵味,是程程这种年龄的人所没有的魅力。

  不知道是怎么走回来的,打开门,看着屋里的一切,原以为这里就是她的家了,从来没感觉到这么不知所措,她不相信,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这都是假的,雷军那么爱她,对她那么好,绝对不会骗她。

  只想找到雷军,把事情问个清楚。

  一遍又一遍的拨着9000号,全都是小秘书,两天过去了,一个电话都没有打通。

  再拨他的手机,竟然通了,电话那头没有人说话,

  “你这几天怎么不回家?”

  “你是谁?”一个女人问。

  “我是程程,你又是谁??”

  “哦,原来是程程啊,我叫什么不重要,我只是三郎的性伙伴之一,你在我们这圈子里挺有名,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独占他超过二个月,你挺神啊,都这么久了他才出来找我们,你用的什么功夫啊,说出来让姐们也学学啊,哈哈哈,”一阵淫笑传出来。

  “雷军在哪里?”

  “他在另一个房间正快活着呢,我们在玩3P,你要不要过来啊,咱们一起玩,哈哈哈~”

  程程不想再听了,结束了和这个女人的通话。

  程程实在无法忍受这接二连三的打击,把手机用力的摔在地上,她听到一些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却很刺耳,原来,是心碎了。

  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啊!!!!!!!!!!”她放声大哭,肝肠寸断。

  凌晨二点多,雷军回来了。

  程程呆呆的看着站在玄关处的他,

  “为什么骗我?骗我那么久?”

  他根本没搭理她,拿出双拖鞋扔在地上,想要脱鞋,

  她像只疯狗一样扑了过去,使劲的拍打着他,死死的咬住雷军的脖子,雷军火了,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摸着被咬出血的脖子,一脚又一脚的踢在程程的身上,

  “臭婊子,你他妈的以为你是谁啊?骗你怎么了,我就骗你了!我从一开始就骗你了!我就是想玩你!还反了你了,敢咬我!你这样的女人满大街都是,给脸不要脸!”

  程程想爬起来反抗,肚子上又被踹了一下,痛得没有办法再动。

  雷军不再是口口声声说爱她的那个男人,他是魔鬼,面目狰狞,他竟然开始撕扯程程的衣服,直到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冰冷的地上,他解下皮带,对着程程裸露的身躯狂抽,兽一般的手臂每起落一次,都会在雪白的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

  原来,女人,是永远打不过男人的。

  她抬眼看着那条格子腰带,是雅格狮丹的经典格子,几千块一条。

  “老子供你吃,供你穿,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你还不知足,跟以前那个臭女人一样贱,那个得了精神病,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雷军似乎没有停手的意思,他变得更加疯狂,每一次鞭打都比前一次更重,是真的把她往死里打。

  程程受不了了,受伤的身体根本躲不开落下的皮带,她开始大声呼救,跪在地上向他求饶,凄惨嘶哑的叫声在深夜显得那样突兀而惊悚。

  “雷军,好痛,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了!”

  雷军好像根本没有听见一样,陷在自己的疯狂中,抓住她黑长的头发,把头往地上磕。

  一切来的太快了,原来天堂和地狱的距离也不过只有一步。

  程程受不住了这种非人的折磨和内心的撕裂,终于昏死过去……

  一方洁白的世界,到处都折射着钻石般的七彩光芒,是天堂吗?为什么这么冷?她冲着阳光奔跑,突然一脚踩空,身体不断下坠、下坠……

  程程大叫着从梦中惊醒,屋子很黑,只有她一个人,真的希望一切都是梦,但身上的酸痛却提醒她一切的真实。

  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回想着那个让她胆颤心惊的夜晚,

  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每一个动作都让她穿心的疼痛,走到穿衣镜前,看着镜中的女人,头发像杂草一样蓬乱,用手梳理一下竟然带下几绺头发,额头有一大片的淤血,红肿的眼睛有一只是青色的,脸上还有十分清晰的掌印,全身上下都是一块一块的青紫,有些地方还有些发黄……

  程程扯了扯嘴角,

  一滴血从干裂的唇边流了下来。

  穿上衣服,把头发披散着,遮住惨不忍睹的脸,把钥匙放在鞋柜上,没带走任何东西。

  她将离开这个地方,离开给了她梦靥般生活的地狱。

  带着满身的伤痛,离开,永远。

  女人遇人不淑是场莫大的悲剧,遇人不淑偏偏又爱得深切,那就是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

第三章

  三月份北方的阳光还是那么羞涩。

  回到爸妈留给她的房子,把身子小心的蜷缩在有着父母气味的被子里,盖住头,绷得紧紧的神经慢慢放松,程程明白,这才是真正属于她的家,这里最安全,因为,这里有爸爸,有妈妈,在这里陪着她,永远陪着她。

  程程怀孕了,在离开三郎后的一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分享到:
我要评论
508条评论
用户名:匿名网友
发表评论
限制字数255
最新评论
暂无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