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小说》溜麻古的女人(下)
发布时间:2016-07-05来源:《小说阅读网》作者:编辑:四川禁毒网

  程程怀孕了,在离开三郎后的一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要打掉他,本想忘记三郎带给她的一切屈辱和不堪,不可以让这个生命时刻提醒自己曾经所受的痛苦。何况她没有能力养他。

  可她害怕,她才只有21岁,她不敢一个人去医院做掉孩子。

  程程想到了咖啡加盐,怀着期望在BBS上给他留言,我需要帮助,我没有手机,只好在世纪广场等你,如果你愿意帮我,看到留言后去找我吧,我在雕像下面等。

  看了下网吧里的挂钟,10:25.

  虽然已经是春天了,可是好像比冬天还要寒冷,广场上人很少,程程坐在雕像下面,静静的等,没有表情。

  天一点一点的黑了,坐了太久的她四肢有些僵硬,手冻得也没了知觉。

  一阵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抬起头,看到一个男人背对着残存的太阳光向她走了过来。

  看不太清他的脸,一丝丝熟悉的香味唤起程程的记忆。那是洗衣粉的香味。

  两个人就近找了一家西餐厅,一人要了一杯咖啡,他加盐,她加糖。

  有什么事要我帮忙吗?

  陪我去医院打胎。

  正在搅动咖啡的勺子停了一下,如果我不陪你去呢?

  你既然来了就一定会帮我,假如你不想帮我也就不会来了。

  那我要是没来你怎么办?

  一直等。

  第二天程程在欧阳的陪伴下来到了医院,一路上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当冰冷的器皿侵略进她的身体,她感觉一阵阵的酸涨从下腹传来,疼到每一根神经。

  大夫很和蔼的说,疼的话你可以喊出来,喊出来就会好过一点。

  她没有哭,也没有叫喊,再次告诫自己,这些痛苦都是雷三郎赐予的。

  手术结束了,慢慢的移下床,回头却看到了一盆猩红的血水。

  那曾经是她的一部份,曾经让她痛苦,悔恨,曾经见证了她所有屈辱的,都结束了。

  程程在欧阳的一再坚持下被他送回了家。

  在看到主卧室的床上那两幅遗像后,欧阳像被电到了一样,突然有些明白了。

  之后的每天,他都会来看望程程,有时拎着很多的水果和营养品,有时带她出去吃饭,两个人的话题变得多了起来。

  程程的脸色渐渐的有了红晕,对欧阳的了解也更多了。

  他结婚十年了,在国税局当办公室主任,老婆是市委组织部的,有个女儿上小学三年级,很可爱乖巧。

  工作上的压力和夫妻俩的分居让他在网上找到了发泄的地方。

  像往常一样欧阳带着程程去吃晚饭,从来不喝酒的他竟然要了一瓶白酒,一杯接一杯的喝,程程劝阻着想抢下酒瓶,却被推开了,

  “让我喝,我心里有多烦你知道吗?她总是一副骄傲的德行,对我从来都是冷若冰霜,有个后台老爸就了不起了吗?程程,你知道我有多矛盾多痛苦吗?我想和她离婚,可是我又怕影响女儿的成长,我还放不下好不容易得到手的权力!最让我痛苦的是我竟然爱上了你,你知道吗?”

  程程真的被吓到了,看着这个一直尽力照顾自己的男人,看着他被痛苦扭曲的表情,就那样看着,一动不动。

  欧阳看着她有些呆滞的眼睛,后悔自己刚才有些激动的表白,竟开始不停的抽打自己的耳光,声音清脆。

  “对不起程程,我喝多了,我不可能离婚,我没有权利得到你的爱,我该死,对不起。”

  程程突然起身,按住他的手,幽幽的说,“我不要你离婚,只要你爱我就够了。”

  欧阳为程程在市中心买了一套房子,八十多平,屋内的装潢很特别,所有的家具都是白色的,就连窗帘和床单也都由白色的蕾丝制做。

  像一个童话中的世界,那么纯洁。

  每天下班欧阳都会在附近的市场给程程买她喜欢吃的菜,为她做饭,给她煲汤。

  他们一起看电视,一起评论着电视节目的好坏,一起取笑主持人着装的品味,一起喝咖啡,咖啡要加糖。

  他爱她,呵护她,像个宝贝一样珍惜她。

  欧阳和程程俨然成了一对真正的恩爱夫妻,除了周末他要回家陪女儿。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她最近总是咳嗽,而且越来越厉害了,也许过完年要让他陪着自己去医院看看了。

  日渐消瘦的程程站在阳台上看着闹市中形形色色的人,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门铃响了,可能是收水费的大妈吧,那个每次查水表都要和程程聊会天的女人。

  打开门,是一张陌生女人的脸,一身的华贵一脸的冷傲,知道她是谁了。

  该来的终归来了,程程有些紧张,侧开身子让她进来。

  “给你多少钱,你肯离开他?”

  “多少钱都不会让我离开他,除非他不爱我了。”蔑视的语言激怒了她,明知是自己的不对,也不想屈服。

  那女人竟一下子跪下了,

  “求求你离开他,我是爱他的,只是我的倔强不懂表达,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名声对我们两个人的前途都很重要,求你放开他。”泣不成声。

  以为自己的无欲无求不会对任何人带来伤害,却没想到,原来不想伤害的已经伤害了。

  看着跪在脚边泪眼婆娑的女人,她头发中的一丝银亮刺痛了程程的眼睛。

  女人,又何苦为难女人。

  扶她坐在沙发上递过纸巾盒,程程走进了卧室,再出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只皮箱。

  “我走了,祝你们幸福。”

  没有错,真的没有错,只有这里才是她的家。无论走多远,走多久,她还是会回来。

  因为这里有爸爸,有妈妈,永远张开双臂欢迎她。

  程程病了,烧得很厉害,强撑着虚弱的身体泡了碗方便面,刚吃下去一半又全都吐了出来,好像要把肝脏都吐出来一样。

  一个人去了最讨厌的医院,爱滋……

  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感染的爱滋病毒,也许是雷军,也许是欧阳,也许是做人流的时候,谁知道呢,没人在乎。

  想过用自己带着病毒的身体去报复雷军的罪恶,但,只是想过。

  想起了那个妇人说过的话,男怕孤辰,女怕寡宿。

  想起了欧阳的咖啡加盐,原来他只是想让味觉的苦涩冲淡心中的苦闷。

  想起了总是在她梦里萦绕的那一方白色世界,到处都折射着钻石般的七彩光芒。

  对了,就是这个地方,向西,那里最接近天堂。

  把所有能洗的东西都洗了,干干净净,屋子的每一个角落都打扫了,一尘不染。

  对着爸妈的遗像跪了又跪,拜了又拜。

  爸妈是微笑着的,那一定是赞成她的远行,一个人,奔向她的天堂。

  还是带着那只皮箱,站在清冷的月台上,等待着西去的列车,除夕夜,到处都是不绝于耳的鞭炮声,礼花也在天上奋力展示着她的灿烂,然后消逝,像从来都没有来过。

  没有人看到程程,一直只有她一个人。

  你看到过程程吗?

  KTV包房里,三郎一手搂着一个小姐说:“那个贱女人去了南方当了小姐,我还和她睡了一觉呢,哈哈哈。”

  你看到过程程吗?

  已经当上国税局长的欧阳说:“她很聪明,在北京一所著名大学,正在考研。”

  你看到过程程吗?

  脸上有了些许皱纹的欧阳太太说:“她是个好女孩,已经找到了一个真正疼她爱她的丈夫,还有了一个孩子。”

  程程一直都在向着梦想中的天堂行走,行走在天的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完)

分享到:
我要评论
508条评论
用户名:匿名网友
发表评论
限制字数255
最新评论
暂无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