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我们能一起走多远
发布时间:2017-03-08来源:四川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作者:平静编辑:四川禁毒网

       ◇初见,婀娜的背影

       那一年,我23岁,那一天,因为一场即将开启新生活的面试,作为候考生的我们第一次见面。

       记忆里那幅朦胧的画面里,候考室中,大家虽彼此陌生,但年轻人之间总是特别容易熟络起来。为了克服紧张和尴尬,有的人反复搓揉抽签抽到的序号条,有的人专注地翻看复习资料,空间不大的房间里,还总有那么几个频繁光顾厕所、来回踱步的人。

       猛地抬头,我第一次看见了那样一个婀娜的背影。翡绿的旗袍,笔直的身姿,是学舞蹈的吗?竟不觉地心生嫉妒。

        ◇相识,已是太匆匆

       时间好像记忆的橡皮擦,一晃四年。

       这期间,我们虽同在一个戒毒所值班、倒班、备勤,但在不同的大队里,我们都是各自值班顺序表上停不下来的指针,除了同事间的聚会,除了在每期《蓝花楹》上大家能相互发现彼此,之外倒是难得找机会聊上几句。

       四年后,一同入职的我们迎来了为期十天的晋司培训,并有幸被安排住在一个房间。

       在那条进出培训基地的必经之路上,有座古墓公园。傍晚,沐浴着渐渐消退的暮光,初春那沁人心脾的冰凉便顺势来袭。每每路过古墓,她总是像大姐姐一样走在前面。

       公园旁,富有生活气息的居民,总是在广场舞的喧嚣中拉开新一天的大幕。那天晨跑后,我第一次看她混入一群陌生的广场舞者中,跟着领舞,挥动起了手臂。她学得可真快。

       那天我们围绕舞蹈聊了很多,我们也聊起了儿时。她那段在国门开启之初,就有跟随幼儿园去日本出访和参与舞蹈表演的经历,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那后来怎么没学舞蹈?”只一瞬,她低下了头,连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只说,爸爸不允许。

        ◇离别,不及道“珍重”

       培训后,总觉得来日方长的我们,很快回归了平常而忙碌的生活。

       一次,去过她的宿舍后,懒散的我突然有些看不起自己了。

       那间光线有些暗淡的卧室,单人床旁边,比衣柜更大的是满满一架书柜,宝贝得仿佛这才是她全部的财产。与之相对的是那空荡荡客厅。客厅的一个角落里只摆放了一张卧室里放不下的茶几,和茶几上依旧摞得如人一般高的书本。

       她说,如果空出来的这面墙上可以装上一大面镜子和扶手,那这里将是她想要的练舞房了。她还说,常来吧,我教你,以后一起跳舞。

       在食堂吃过晚饭后,我们也会一起散步。在几次正聊得起劲的话题都因为她惊起的一声“小美女”而意外中断了之后,我知道了此时扑过去将那小美女搂在怀里的她原来也在积极备孕。我甚至想过,如果她正抱着的是她自己的女儿,也一定会如这怀里的小姑娘一样美丽可人。

       后来,好像又有一段时间没见之后,偶然间,我又在去戒毒所上班的那段长长的坡道上遇见了她。这次,她的话很少,面色有些发白,人也仿佛虚弱了。简单介绍了她身边的同行人后,我第一次见到了她口中称赞了多次某高中语文组组长,她的丈夫。

       只可惜,这平常无几的见面,倒仿佛成了最后一次。

       又过了一些时日,借着同事们的口,传来了她调到她丈夫工作的城市了。可天不随人愿,大约一个月后,当大家再次提起她的时候,我听闻她又一次意外流产了。痛惜之余,更让人诧异的是我听说她病了,不能坚持上班了,而且即使到岗了,也时常一头扎进了自己的世界里,跟不上工作的节奏,甚至自言自语,一个人怪笑。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难道盼着的夫妻团聚,盼着的回家,竟是这般结局?!

      ◇畅想,烟雨任平生

       月前,一次交流学习的机会,我去到了她现在的单位,也鼓起勇气打听了一下她的近况。

      “更恼火了……”

      “方便给她打电话吗?”

      “没那个必要,她都住在她父母家,基本足不出户……可惜了,人又漂亮,舞又跳得好,还是会计师,就是家里为了要个娃娃,她的压力太大了……”

       记忆里,上一次想起她的时候,是两年前,单位正在排练一场舞蹈。参与排练的我,随着舞蹈的旋转,依稀觉得前排那个身姿姣好的背影应该是她。我觉得舞台就该属于她,如果她在,她一定是舞台上最美的精灵。

       曾经的她,时常出现在我身边,温婉、随和、洒脱、不争,我以为她人如其名,什么事都拿得起、放得下,但事实和我的想象却是大相径庭。

       曾以为来日方长,那声临别时的珍重什么时候补上都不算晚,但现在竟也没有合适的机会了。

       也许我们每一颗期待岁月静好的心,都真实地奔波在了负重前行的道路上。没有谁知道自己下一步将要迈过的是哪一道沟、哪一道坎,或许也没有谁在真正困住自己的局子里能洒脱到一蓑烟雨任平生。可能只有当我们真正感知到了生活的难处,我们才会明白什么是我们最渴求、最珍视而又最放不下的东西了。

       一晃,我们入职已经十一年了;一晃,就快到我们的晋督培训了。真心希望大家再相见的时候可以相谈甚欢,一起畅想前路,一起走得更远。

(四川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  平静)

分享到:
我要评论
508条评论
用户名:匿名网友
发表评论
限制字数255
最新评论
暂无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