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浅析女性戒毒人员的不良心理及应对措施
发布时间:2017-02-23来源:四川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作者:编辑:四川禁毒网

        女性吸毒人员被决定戒毒后,在戒治期间表现出许多不良心理,直接影响戒毒效果,这也是造成她们复吸的重要原因。据有关研究发现,戒毒人员的心理健康状况总体较差,女性戒毒人员SCL-90上躯体化、人际敏感、焦虑和恐怖因子上的得分显著高于男性戒毒人员。[i]因此,全面深入了解和掌握戒毒人员的心理状态,有针对性地制定戒毒措施,这是戒毒工作者面临的关键问题。笔者试图归纳揭示女性戒毒人员存在的主要心理问题,找出症结,有针对性地开展心理矫治,帮助她们改变错误认知,树立成功戒毒信念,消除不良情绪和成瘾心理。

        一、女性戒毒人员不良心理的主要表现

       (一)被害心理。

        少数戒毒人员是被家属举报或送进来戒毒的,她们从内心埋怨家人,而被当场抓获的戒毒人员则认为自己是被别人“点水”,自认为是倒霉,她们大多认为自己是受害者,不服现在的戒治现状。

       (二)悲观心理。

        常言道“一日吸毒,终身戒毒”,戒毒人员被这样的思维模式定格,认为自己吸毒已经无药可就,失去对生活的信心,自暴自弃,特别是“三无人员”、多进宫人员尤为显著,由于家人无人照管或多次戒毒,对今后的人生已经绝望,她们得过且过,破罐子破摔。在社会上,戒毒人员因为各种原因遭受一定的歧视,认为自己的婚姻、工作已无望,对未来规划渺茫。

       (三)自责心理。

        很多戒毒人员因为好奇、诱骗、减肥等原因吸毒,对自己吸毒以及给家人造成的伤害感到深深内疚。在戒毒所期间也只有亲人在关心自己,毒友们则疏远自己,对比之下,久违的良心被激发。戒毒人员在外时对金钱挥霍无度,行为放荡不羁,在戒毒所中消费、行为等方面都受到限制,失去自由,两种体验形成反差,既埋怨又自责。

       (四)逃避心理。

        戒毒人员在外面很多都没有正当的工作或是无业人员,入所后不能正确看待劳动,消极戒治,懒惰伪病,善于效仿,逃避戒治。她们内心脆弱,遇到困难、挫折或人际关系矛盾等,往往消极应对,唉声叹气,自怨自艾。有些女性吸毒人员想通过办理社区戒毒或负案等司法手段,减少在戒毒所的戒治时间。在戒毒所中,有的女性戒毒人员还面临着离婚诉讼、抚养权等家庭问题,她们往往无法面对现实,情绪低落,采用自伤自残等方式来麻醉自己。

       (五)孤独心理。

        新入所的戒毒人员,她们突然离开父母,从家里的舒适生活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一时不能适应。有的戒毒人员离家较远,长时间没有与家人联系或因吸毒不忍心联系父母怕她们伤心,以及同戒的歧视,使她们内心茫然。在一些特殊的节日,这种思亲念家情绪更为明显,内心孤独感油然而生。

       (六)被边缘化心理。

        戒毒人员由于不被主流社会接纳,她们认为自己是被边缘化的群体,存在焦虑、抑郁、自卑等不良情绪,在婚姻、职业等方面往往不敢主动自信的追求,她们的男朋友几乎都是圈内人员,离婚率较高,很难有正常稳定的婚恋关系。因此这个群体就形成了自己的亚文化,她们相互同情,相互倾诉,越抱越紧。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人都有爱和归属的需要,就是说人都有希望获得他人信任的需要,希望自己归属于某个群体。如果女性戒毒人员没有回归到正常的社会生活,她们的亚文化群体将越滚越大。

       (七)仇视心理。

        许多女性戒毒人员被家人送来戒毒,她们仇恨家人,认为是家人使她们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不少女性戒毒人员由于缺少教育,家人无人管教或溺爱,缺乏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仇恨自己生活在那样的家庭当中,幸福感低。在戒毒所,民警与戒毒人员存在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不少戒毒人员仇警心理较重,在民警面前戴着假面具,表里不一。

       (八)攀比心理。

        吸食传统毒品的人员和吸食新型毒品人员互相看不起,吸食新型毒品人员认为吸食传统毒品的人“没有品位”,吸食传统毒品人员认为吸食新型毒品人员是“神经病”。有的戒毒人员认为自己家庭条件不错,有优越感,喜欢跟人比家世,比钱财,而家庭条件差或者三无人员则尽力讨好这类人,以便“使自己的日子过得好点”。

       (九)自私心理。

        她们往往以自我为中心,心思细腻,特别注重自己的利益,在人际关系和戒治中也是这样,报复心理重,她们不管这种利益是否正当合理,而且采取欺骗手段对待家人,会不择手段达到自己目的。

       (十)抱团心理。

        在戒治中遇到困难或问题时,她们不是想着如何通过正确的渠道或方式解决,而是采取煽动方式与其他戒毒人员紧紧结合在一起,采取隐形的、联动的手段达到大家共同的利益。在心理问题方面,有的则在同戒那里获得慰藉,难以与民警主动沟通。

        二、应对措施

       (一)全面深入排查。

        戒毒人员入所或下队要及时排查,主管民警掌握“五知道”,及时了解戒毒人员基本情况、吸毒史、性格特征、戒毒原因、戒毒目的等,随时关注其情绪行为变化,特别是家庭发生变故、长期抑郁、无人照顾等人员。

       (二)透过现象看本质。

        戒毒人员的这些不良心理跟吸毒带来的副作用有关,更与其在环境中遇到的相关事件有关,因此只有耐心疏导,层层拨开迷雾,方能找到问题的关键,找到解决的办法。

       (三)积极主动介入。

        民警要树立良好形象,以身作则,严格、依法、文明、廉洁执法,与戒毒人员建立信任、和谐、关爱为基调的相处模式,合法、合情、合理、公平的处理戒毒人员之间的矛盾问题等,真正从她们内心理着手,树立威信,培养亲和力,建立多渠道沟通方式,及时把危险、苗头性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使她们能够有话说、想说话、能说话、敢说话、说真话,充分了解戒毒人员的真实心理,避免因害怕与民警沟通,产生自伤自残、抱团行为。在与戒毒人员谈话过程中,注意方式方法,善于换位思考、积极关注,使她们能够感受到民警的真诚、友好、善意,能够尽情的表达自我,获得尊重。消除或减少民警在她们心中敌对的固定形象,不要使戒毒人员把对戒毒制度的不满变成对民警的仇恨或报复。

       (四)激发戒毒动机。

        戒毒人员的逃避心理,戒毒意志薄弱,主要因为戒毒动机不明确,很多戒毒人员只是把戒毒所当成中转站,认为混过两年便又能得到自由,混天度日。激发戒毒动机有利于戒毒人员安心戒毒,树立戒毒目标,抵制外界干扰,在戒毒过程中发展自我、完善自我、提高自我,重塑新生。

       (五)制定激励机制。

        以戒治效果为中心,制定多方面的激励措施,营造人性化、和谐、上进、健康的戒治氛围,调动戒毒人员戒治积极性,减少不良情绪。

       (六)利己主义原则。

        从戒毒人员的角度出发,充分考虑她们的需要,维护戒毒人员的合法利益,善于倾听戒毒人员想法,合理采纳戒毒人员提出的意见和建议。

       (七)团体心理辅导。

        开展多种形式的团体心理辅导活动,定期开展心理主题活动、读书活动,通过各种渠道使戒毒人员畅所欲言,发表看法,正确认识自己,面对苦难、挫折和变化,学会吸收知识,悦纳自我,从而提高戒毒人员整体素质。

       (八)开展正面宣传。

        一是毒品知识及吸食不同毒品的身体和心理反应等知识;

        二是戒毒目标,积极引导,树立生活信心;

        三是社会对戒毒人员的关心关注以及有关扶助政策;

        四是心理健康相关知识。

       (九)自我怜悯。

        自我怜悯的概念是2003年美国的Neff授提出,即对自身的痛苦和困难保持开放性,体验到对自己的友善和关切,以理解的、非评判性的态度对待自己的不足和失败,并且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是人类遭遇的共同部分。[ii] [iii]自悯包含着三个成分:

        1.自我友善——关怀和理解自己而不是严厉的评价和自我批评;

        2.普遍性——将个人的经历看做人类共有经历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的看待她们;

        3.正念——平衡而不是过度地看待个人痛苦的想法和感受。

        正因为自我怜悯要求个体对情绪是以友善、理解的和普遍人性观的方式去接受它们,采取积极的行为提高或操持自身健康,转移焦虑情绪,阻止痛苦,对个体的心理健康起着保护作用。因此,自我怜悯不但能够在个体面临负性生活事件时帮助个体化解负性情绪,而且能够帮助个体培养正念这一积极心理特质,激发个人潜能的实现[iv]。

        心智觉知训练是自我怜悯的重要方法。心智觉知(mindfulness)又称为“内观”“正念”“正念觉知”,它起源于古老的东方佛教冥想训练,之后西方心理学家、精神病学等专门将心智觉知从宗教信仰的理解中剥离出来,脱离了神秘化,变得更为科学,并广泛应用到社会人员、临床和研究等领域。[v][vi]Kabat-Zinn博士给心智觉知的定义是:通过有意的注意和对事物不做出评价的方式而产生的一种察觉能力,这种察觉的内容很广泛,包括我们的身体感觉、生活经验、情绪感受和大脑思维。[vii]它强调关注当时的体验,接纳自身的状态,而不评价心理事件和想法,或者去经验性地回避或者改变。在这个过程中,训练者可以获得内部和外部的学习、成长以及治疗的资源,同时被鼓励运用自身内部的资源和能力来解决问题。

 

参考文献:

[i] 王品卿,曾天德.戒毒人员心理健康状况调查及对策研究[N].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哲社版)2014(2).

[ii] Neff,K.D.(2003a).Development and validarion of a scake to mecasare self-compassion.elf and Identiy,2,223-250.

[iii]  Neff,,K,D.(2003b), Self-compassion:An alternative conceptualization of a healthy  attitde  toward oneself,Self and Identity,2,85-102

[iv] -Neff,K.D.Hseih,Y.&Dejitthirat,K.(2005).Self-compassion,achievement goals,and coping with academic failure.Self and Identity,4,263-287

[v] Kabat-Zinn J.An outpatient program in behavioral medicine for chronic pain patients based on the practice lf mindfulness meditaion:theoretical considerations and preliminary results[J].Gen Hosp Psychiatry,1982,4(1):33-47. 

[vi]  Kabat-Zinn J,Massion AO,Kristeller J,et al.Effectiveness of a meditation-based stress reduction program in the treatment of anxicty disorders[J] Psychiatry,1992,149(7):936-943.

[vii] 马克.威廉姆斯,约翰.蒂斯代尔,津戴尔.塞戈尔,等.改善情绪的正念疗法[M].谭洁清,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36-37.

       (四川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  潘红)

分享到:
我要评论
508条评论
用户名:匿名网友
发表评论
限制字数255
最新评论
暂无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