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家庭治疗之家庭系统排列技术在戒毒人群中的实践运用
发布时间:2017-01-06来源:四川省资阳强制隔离戒毒所作者:编辑:四川禁毒网

      “家”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家庭对每一个人而言,都是最重要的关系空间。家和家族观念是构筑中国传统文化并影响个人生活的根基,它存在于个体的观念及潜意识中。而个体实施吸毒行为可以说是家庭教育失败的一个典型表现,也是家庭矛盾存在和激化的最终形式。对于吸毒成瘾者来说,家庭支持系统的帮助对其戒除毒瘾、回归正常生活有着其他帮扶无可取代的作用。本文主要就使用家庭系统排列技术,对20名存在严重家庭问题的强制隔离戒毒人员进行实践分析治疗后,戒毒人员对家庭关系和认知上的变化,探索戒毒人员家庭治疗的有效模式。

       一、家庭与吸毒的必然性

      (一)组建训练小组

       将选取的20名存在严重家庭问题的戒毒人员组成心理训练小组。小组成员多数是在不健全、不健康的家庭氛围中长大的,也有多年留守和父母很陌生的成员。在分享家及与父母的关系时,原生家庭(成长环境)几乎都是“倾斜、不平衡”的家庭运转模式,对妈妈的总结性词汇稍微正面:软弱无力、好人、爱我、包容、妥协、含辛茹苦、勤劳可亲、善良、百依百顺;对爸爸的描述则都是负面的信息:自私、霸道、严厉、暴力、六亲不认、大义灭亲、残酷、自生自灭、不教不养、苛刻、狠心、不被尊重、可恶等。

      (二)训练小组成员对家庭的认知

       在开展家庭治疗前对训练小组的戒毒人员使用“一般家庭关系问卷”进行调查,结果统计如下:

       通过统计发现戒毒人员与家庭的问题主要有:1.不愿与家庭分享快乐与忧愁;2.在父母眼中自己一无是处;3.家庭成员间沟通困难;4.不关心彼此;5.父母与子女认识和观念差异较大;6.家庭氛围差。

      (三)个体家庭访谈

       樊某, 21岁,在小组分享时一言不发,角色扮演时用两句诗表达了对父母的怀念,因为他7岁时妈妈去世,10岁爸爸去世,他在大伯的家庭生活。虽然没有具体讲述在大伯家生活的细节,但是,寄人篱下的感觉一定不好受。他吸毒与其在生活上的无助无力、心里上渴求与父母的连接有很大的关系。

       28岁的蒋某,至今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他很愤怒地讲述5岁时现在的“爸爸”带他做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以后,“爸爸”对他大不如从前,非打即骂。14岁时妈妈被烧死,他一直认为是“爸爸”下的狠手,但是敢怒不敢言。从此,他开始吸食毒品,结果毁了自己。对于“爸爸”连哄带骗地送他到这里充满了仇恨。体验中,他在“爸爸”面前不知所措,但是对于养育系统的忠诚,他并没有做好寻找真实爸爸的准备。

       艾某,47岁,在小组成员中年龄最大。儿时一直生活在父母的抱怨、指责和不满中。从来没有听到父母一句表扬或肯定的话语。

       23岁的陈某,既让人无奈,又让人担心。从小独自留守,和父母陌生无亲情,甚至逃避父母的关注和靠近,完全没有生命动力。但是,在学生时代,他却是课堂上的“开心果”;日常生活中,与他沟通交流,他总是“离题千里的打岔沟通模式”。所有这些都是在隐藏一颗孤独无助、不被关注、自卑自怜、自暴自弃的心灵。

      (四)吸毒行为的家庭规则

       家庭生活中“找不到自己、找不到爱”成为多数戒毒人员的突出心理特点。他们在寻求父母关爱的路上误入歧途,南辕北辙的努力距离父母的爱越来越远。就象“万有引力定律”影响世界万物,“价值规律”左右市场运转一样,“家庭”也有运转规则:虽然我们看不见、摸不着,但是这些规则深深地影响甚至决定着成员的命运。

      “忠诚”于自己的家庭系统是孩子的本能,是一份无法更改的“原爱”,每一个孩子都会不自觉地维护系统的平衡,无意识地站在弱者一方。在所有努力都失败后,会产生巨大的心理落差和无力感(与幼时的全能感成对比)。蒋某在训练的最后一次放弃通过全息系统寻找、确认亲生父亲的机会,体现了他对养育父亲的忠诚和对妈妈的尊崇。

       此外,小组成员在回忆和父母的关系时,几乎全部和父亲冲突激烈、无法沟通。此现象恰恰印证了家庭系统的规则:和父亲的连接有阻滞的人,往往会有各种成瘾症状:烟瘾、酒瘾、毒瘾、网瘾、迷恋色情等。强烈的认同和家族归属感得不到满足,产生无力感无法解决,吸毒成为他们麻痹情感需求的暂时有效的方法。吸食毒品的背后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

       二、系统式家庭治疗的实践过程

      (一)重建家庭关系——与父母连接

       这一阶段的内容设计和体验性练习,以重建家庭关系——与父母连接为目的,通过活动给小组成员“植入”中国传统家庭文化观念;同时,让他们了解“家”“系统”“全息”的概念。明白每个人都是全息的,都携带着自己全部家族的生命信息,进而要重视和父母亲的“连接”,因为父母亲是一个人心里力量和爱的源泉,拒绝接受父母,就是拒绝生命,拒绝自己。

       心理训练活动中,大多数成员都能积极配合完成训练任务,并且有意外收获。不少人表示“再不给妈妈添烦恼”“把吸毒当成黑暗的过去,活动中得到重生,看到了光明!”在“重生”训练中,一位脚上有伤的成员开始拒绝训练,后来在团队氛围的感染下,主动要求参加,并且为了不弄脏公共坐垫,不让治疗师和他人帮助,独自顺利完成任务。陈某是治疗师最担心的成员,他身上背负着家族巨大的无力感。“重生”活动中,他一直找借口拖沓,根本没有力量前行,快要窒息的当口,在大家的鼓励、肯定下,最终才艰难地完成训练。事后许久,陈某都不愿意睁开眼睛。最后在“妈妈”的拥抱中,热泪盈眶,反复表达“接受父母”的话语。

      (二)重拾“生命之火”

       这一过程主要是治疗师引导戒毒人员把自己的生命放到家庭系统中去思考,放到“生命系统”中去体验,明确“对家庭负责、对后代负责、对自己的生命系统负责,不做家族的罪人”是最基本的责任。

      “历代父母借力法”让大家明白并相信:我们的生命从人类历史开始就在源源不断地传承。当生命传递到我们,已经经历了无数代父母不断的努力和艰辛的付出。俗话说“人生是一个大舞台”,每个人都在表演着单独属于自己的人生剧本,但同时,我们每一个人又绝对不是孤独的存在,因为每一个人都是“全息”的,是带着自己的全部家族系统在表演,我们的身后有无数代父母在无私地给予力量、爱和支持。所以人生“一定要有所畏惧,有所为有所不为。”

      (三)个案指导

       为让戒毒人员更深刻体会生命系统的“全息性”,治疗师以个案的形式,在全然不了解案主任何家庭信息的情况下,现场进行系统性家庭治疗。

       成员罗某、许某非常担心自己的孩子,自告奋勇报名做案主。由他们选择完全不知道任何家庭信息的戒毒人员或咨询师助理做家庭成员的角色扮演。

       罗某的家庭角色扮演片段:罗某和妻子(角色扮演)的关系十分紧密,罗某依赖妻子,妻子承担着主要的家庭责任,扮演开始罗某身体膝盖以下腿、脚等部位冰凉,治疗师增加新角色:罗某的三代父辈、妻子的三代母辈分别站在他们身后时,冰凉的部分身体逐渐得到了缓解。对于罗某两个儿子的角色扮演则呈现出非常疏离于父母的现象,尤其是二子,开始时后背冰凉,后来 “爸爸”看他会让他浑身发麻,感觉很害怕,完全在躲避着“爸爸”的靠近,甚至躲避“妈妈”。 他愿意让哥哥靠近或者在哥哥背后很舒服,一句话都不愿意和“父母”说。“父母”开始高度关注、靠近两个儿子,二儿子在无路可退的墙根站住,哥哥在他面前遮挡着“父母”的视线。在治疗师引导“父母”向孩子致歉后,大儿子回应“不太相信父母的话会实现,但是愿意看他们的行动。”二儿子仍然什么话都不愿意说,在角色成员身体不舒服的感觉都消失后,结束此次呈现的家庭医治。案主罗某回应:“和真的情况一模一样,我老婆每月都来看望我,原来每周都来的,我很感谢她!” 他追悔莫及地哭道:“曾经我在外打架,回家时手里拿着刀、浑身是血,让二儿子看到了,那时他才2岁多……”“他一直和奶奶在一起生活,不愿意回来,很害怕见我,我很后悔!我一直想把家聚拢到一起,怎么努力都不行!我三次在家戒毒都失败了,现在是主动到这里来寻求帮助的,谢谢大家。”

       许某鑫同样关心自己的两个儿子,希望自己不在身边的日子孩子们也能正常生活。他的话语引起治疗师的关注:“我请了两个保姆分别带两个儿子,都是我原来挣的钱。”语气里不无骄傲。“孩子的妈妈呢?你来戒毒为何不让妈妈照顾他们?”治疗师问。“我六年前离婚了,是我坚决要孩子的。后来她再婚了,如今是否又生育我不知道,所以我都是自己带。”许某鑫选择的四位角色扮演站在了场地中间。一字排开的次序:前妻、案主、大儿子、二儿子,(体现案主的自我中心)四位角色扮演都感觉非常不舒服,尤其案主的角色扮演,觉得压力大、很紧张,二儿子也表现出躲避、逃开、很游离的现象。在短时间的自由移动后,案主把角色扮演中心落在“前妻”身上,大家相对比较舒服,但是“前妻”的回应是“这种感觉很奇怪,不是已经离婚了吗?”二儿子一直在寻找自己舒服的位置,最后靠墙停了下来,大儿子开始站在二儿子的前面,“系统补位”地承担起父亲的角色保护着弟弟,后来大儿子移动到靠近妈妈的左边,又承担起保护妈妈的责任。四个角色扮演都感觉不错的时候,妈妈觉得在两个儿子之间很好,治疗师想起“前妻”的现任丈夫,于是增加角色请“前妻”现任丈夫的角色扮演上场。“前妻”明显感觉自己更爱两个儿子超过爱现任丈夫,现任丈夫的角色扮演没有任何不适,表示非常理解现任妻子,希望能退出这个系统。当“妈妈”的现任丈夫出现时,大儿子突然要从“妈妈”的身边挪动到“爸爸”的身边去,因为他觉得“爸爸”一个人在那里很孤单。结束家庭治疗后,许某鑫仍然很自豪,讲自己请两个人带儿子,每月支付3000元报酬……这让我们认识到这是一个外强中干、硬撑的、内心脆弱、渴求认可和爱的男子汉。

       三、治疗效果和体验分享

      (一)小组成员对家庭认知的变化

       在小组的最后一次训练结束后,使用相同的“一般家庭关系”问卷复测,统计结果如下:

       通过统计对比分析,训练小组成员在家庭关系认知中存在一些变化:1、在父母眼中自己是有可取之处的;2、过去父母对自己干涉是因为爱自己;3、认识到父母希望自己戒除毒瘾的良苦用心;4、与家庭成员沟通意愿增强;5、试图去了解父母,回忆一些幸福的事;6、回家后希望父母加强对自己的管束,愿意孝敬父母。

      (二)家庭治疗体验分享

       第一,没有人能代替父母在孩子心目中的地位。人为地隔离母子亲情,以期达到情感满足的愿望,最后一定是失败的,而且母子亲情隔离会给孩子带来无法弥补的伤痛。自以为是的“大男人”在治疗师的引导下深刻体验此次系统性治疗呈现的现象,表示将尽力调整自己的心态。

       第二,每一个孩子都是无限忠诚于自己的家庭生命系统的。许某鑫大儿子对弟弟的系统补位式的照顾、对妈妈的陪伴、对爸爸的支持,让这个孩子过早地承担起家庭系统的重任,表面上看起来很懂事,内心的苦楚是没法述说的。对生命系统的过分忠诚,不自觉地承担起家庭的责任,完全可能会让孩子们重蹈父辈的旧辙。

       第三,两个相似的家庭,最弱小的成员“二儿子”都呈现出游离、逃避、害怕的状态,正应验了系统性家庭治疗理论的一句经典:“生命系统中的问题,将会由系统里最弱小的成员承担!”治疗师表达了对两个家庭二儿子的担忧,他们对父母的抗拒不接纳,会给以后的生活造成许多的艰难。改变这一结果的责任,就在戒毒人员自己。只有自己彻底改变了父亲的形象,才能真正走进孩子的内心,家庭才能真正幸福。

       纷呈各异的冲突矛盾,归根结底都是家庭成员纠纷恩怨的投射。在戒毒康复过程中,指导戒毒人员接受父母、接受父母的爱和爱父母,才能让各方都消融仇恨,照亮生命。让戒毒人员认识到生命经由父母而来就是爱的全部事实,就是爱的全部理由。只有意识到并且全然接受父母给予他们的生命,以及伴随着生命的传递而来的力量、爱、和支持,打通与父母的链接里堵塞的所有障碍,解开、放下、化解对父母的心结,就会有足够的心里力量面对人生的困难,在家庭的关爱里,去戒除毒瘾,找到保持操守的核心力量。

 

      (四川省资阳强制隔离戒毒所  李兵 张月维 刘学灿 周长维)

分享到:
我要评论
508条评论
用户名:匿名网友
发表评论
限制字数255
最新评论
暂无分页